• 时间:2019-10-28 10:02  "嘻嘻!"奚望又笑了。
  •   在双重折磨下,母亲的脸浮肿,惨白,我恍惚感到她的身上抽出许多鹅黄色的芽苗,就像萝卜窖里那些越过漫长冬季的萝卜。最先抽芽的地方,是母亲的双乳,从那数量越来越少的乳汁里,我已尝到了糠萝卜的味道,司马家...

栏目相关

热门排行

友情链接